往事回眸: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历史的必然——《浅论中国特色》之一

作者:求是(求是内参) 石寨生

     一、中国普罗米修斯的百年求索
    自从1840年,工业革命后实现了“船坚炮利”的英国人,打破了中国闭锁的国门,中国人第一次尝到了:“落后就要挨打”,从此,中国人民落入不复之劫!以后的一百年中,已经说不清究竟尝了多少次“落后就要挨打”的滋味。
    沉重而羞辱的外患,让中国志士仁人奋发。 “路漫漫兮修远”为了寻求救国之路,中国的志士仁人进行了百年的上下求索。中国普罗米修斯的百年求索之路,是漫长、曲折的,也是悲壮、惨烈的。
    (一)他们是无所畏惧的普罗米修斯:
    1、学文山效武侯:挡不住“洋人”入寇。
    他們曾經忠君爱国,学文山效武侯。尽管他们之中不乏如林则徐之刚烈、左宗棠之无畏的贤臣义士,却无法挡住“洋人”的入寇;延缓不了封建社会的末日。
    2、仿陈胜学闯王:却在中外反动势力下覆灭。
    他們曾經揭竿而起,仿陈胜学闯王。尽管他们之中拥有如洪秀全之睿智、石达开之骁勇的领袖人物,却在中外反动势力的联合进攻下覆灭。
    3、扶清灭洋:以惨败告终。
    他們曾經扶清灭洋,杀洋人毁洋货。尽管他们冲锋时勇烈的呼号令敌人“血为之凝固”,却毫无悬念的以惨败告终,辛丑条约给中华民族带来更多的灾害。
    4、造坚船铸利炮:甲午海战却仍然以惨败而告终。
    他們曾經洋务运动,造坚船铸利炮。建立了亚洲第一的舰队。但是,政权的腐败使英雄无用武之地。尽管无畏的邓世昌在弹药罄尽时,开足马力勇撞敌舰,甲午海战却仍然以惨败而告终。马关条约使日本更加做大,成为中华民族的死敌,二十世纪那场对华侵略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受五千年来最惨重的浩劫。
    5、立君宪修新政:六君子血洒教场
    他們曾經“戊戌維新”,立君宪修新政。尽管康有为忠诚志坚;梁启超学富五车。但是,仅仅百日,维新之路就以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教场而告终;只留下“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名句令人赞叹。
    6、实业救国:在帝国主义金融垄断下破产或濒临破产。
    他們曾經实业救国,建实业开工厂。尽管他们之中有着才冠中华的状元公张謇,尽管有着“棉纱大王、面粉大王”之美誉的荣宗敬临终时,仍不忘以"实业救国"告戒子侄后辈。但是,大多数民族工商业在帝国主义金融垄断武器打击下,破产或濒临破产,到新中国建立前夕,中国的民族工业已经所存无几。
    7、教育救国:仅凭教育也走不通救国之路。
    他們曾經教育救国引新学开民智。这最文明、最不激烈的救国方式。却成为列强最仇视的事业,因为,他们在唤醒民众,这是列强最不愿意看到的。张元济用身家性命建起的商务印书馆和东方图书馆,是日本进攻上海首选的轰炸和浪人纵火目标,46万册藏书,悉数被毁,价值连城的善本孤本图书从此绝迹人寰。中国著名教育家、中国奥运先驱张伯苓所举办的南开学校,是日军轰炸天津第一颗炸弹的落点。尽管教育界先贤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为国家、为民族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但是,仅凭教育也走不通救国之路。
    8、辛亥革命:开启共和,未能改变中国积贫积弱、任人欺凌的屈辱历史。
    他們曾經高举“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平均地权,建立民国”的旗帜。尽管孙中山天下为公,黄兴无私无畏,他们领导的辛亥革命开启了共和,历史伟业值得肯定。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军阀混战,兵祸连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未能改变中国社会积贫积弱、任人欺凌的屈辱历史。
    (二)中国人的“东渐”和“西学”
    中国普罗米修斯的百年求索,除了寻求所走救国的“路”,也在探求强国之“理”。中国的清醒文人开始考虑,中国不仅仅是物质的落后,更重要的是老祖宗“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一套落后了。从严复老先生引进《天演论》,希冀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激发中国人民的觉醒之后。百年以来,引进西方精神和物质成为潮流,被称为“西学东渐”。究竟有多少种西方之“论”、究竟有多少种西方之“主义”,“渐”入中国?大概已经没有人能够统计清楚了。 
    中国人对“东渐”来“西学”的态度大概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即一方面坚持“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的中国的腐朽的封建伦理和社会制度:另一方面,企图引用 “西政” 尤其是“西艺”即西方各类科学技术,达到船坚炮利抵御列强。随着刘公岛的最后炮声,曾经在中国文人中颇有市场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销声匿迹了。
    第二种便是“全盘西化”。面对民族的衰落、国家的危亡,无数志士仁人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救方案。其共同之处都是主张向西方国家寻求真理。从20世纪初起,中國人掀起學西方的热潮,大批中国的有志之士负笈东洋或西洋,寻求救国之路。但是,当年一批又一批的“老”“海归”发现:从西方学回来的东西用不上。正如毛澤東同志所指出的那樣:“帝國主義的侵略打破了中國人學西方的迷夢。很奇怪,為什麼先生老是侵略學生呢?中國人向西方學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于是,他们中的不少人寻求奋起寻求新路,后来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朱德、周恩来、邓小平便是范例。
    第三种便是寻求走把西方的理论和中国国家的特点相结合的道路。事实证明:任何西方的理论如果不和中国的具体实际(当年人们习惯称为“中国国情”)都不可能有实际效果。
    首先把西方理论同“中国国情”揉到一起的,是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他在西方崇尚的“民主”之外,加上“民生”和“民族”成为“三民主义”;他在西方奉为金科玉律的“宪政”之前,加上“军政”和“训政”。尽管孙中山是希望在中国建立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只要是想让中国繁荣富强的愿望,就必然只能引起以武装侵略和金融垄断控制世界的西方列强反对和仇视。孙中山在国外没有得到任何列强国家的支持;在国内没有得到任何一个地方政权或政治团体的真正帮助。
    最后,国外只有列宁领导的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国内只有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愿意真诚的帮助他。孙中山走上“联苏联共扶助工农”的新三民主义,于是有了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国内革命,这是中国人民百年寻路的第一个高潮。
    (三)“中国特色”的历史发展
    时代送来了重礼,正当时也:“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列主义。”当一个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宣布废除对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的新兴的邻国出现在北方时,正为寻找出路而迷茫的中国志士仁人从这里看到榜样、看到希望,力图从俄国寻求救国之理、学他们走出救国之路。陈独秀、李大钊办起“新青年”,传播革命思想;而自从陈望道将《共产党宣言》译成中文后,那个红色的“幽灵”便在中国大地巡游,永远驱之不去了。事实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论(例如: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在当年中国人(包括中共党内)的大多数人中,并没有被作为理论看待,而是作为信仰、象征,被理解为“打到列强、打倒军阀、劳动人民当家作主”。
    在苦难的旧中国,占人口90%的人是文盲,不可能去研究理论原著、原文,在广大中国人民群众心目中: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就是人人平等的、能吃饱饭的理想社会;而共产党就是带领穷人翻身求解放的组织。“要消灭反动派改地换天!”可以说:对马列主义认识的质朴性和最广大的群众性是“中国特色”的先天特点。
    中国普罗米修斯的百年求索之路,从此走上新的高度。
    二、资本主义在中国,此路不通。
    近来,有一些学者、“精英”不知道是无知还是着了什么迷。反复为中国共产党进行武装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叹息(甚至是指责、谩骂)。认为中国应该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向资本主义。那样,既和平、少流血而且发展顺利,指责走社会主义道路残忍、付出太多代价,而且道路曲折。云云。
    (一)孙中山的新三民主义,促成中国共产党与之建立统一战线。
    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最初并没有想直接走社会主义道路,因为照理论讲,马克思主义的“本色”,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建成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必须建筑在科技发达、物质丰富的经济基础之上,而当时的中国社会性质是半殖民地半封建,不具备创建社会主义的基本条件。在党蹣跚學步的幼年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就被 “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之声把耳朵磨出茧子。当时领导国际共运的第三国际,虽然没有公开承认“马克思主义不适合中国国情”,但是,在孙中山提出“联苏、联共、扶助工农”的新三民主义之后,就极力促成中国共产党与之建立统一战线。请注意:方式是中国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等一大批中共领袖都这样加人国民党。不难看出:这种形式本身就是要先扶助孙中山建立资本主义,然后,才走社会主义道路。
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但是,领袖人物却往往会使历史突然转弯,孙中山先生的早逝,永远断送了中国走资本主义的可能性。
    (二)中国共产党搞武装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
    历史告诉我们:中国共产人并没有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干社会主义的瘾头!正应了古话:“官逼民反,逼上梁山。”正是“四一二清党”的枪声和“马日事变”的屠刀,用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群众的人头和鲜血堵住共产国际让中国走资本主义的路。走资本主义道路彻底的失败了,中国共产党人才不得不“擦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走上被叙述为“中国革命的最大特点也是最大优点是: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的道路。(这是斯大林在近二十年不赞成中国共产党人的革命道路后,才最终承认的。)真不知道那些指责中国共产党搞武装革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先生们,是对历史的无知还是对学术的无良。
    一切別的东西都試過了,都失敗了。”既然只能从马克思主义总前景中看到希望,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又和中国国情有着很大的不同,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人历史的选择,只能是探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
    從“四一二”的血雨腥風到井岡山的星火燎原,從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到万里長征后在抗日烽火中的奋起,從建立联合政府的失败到反击国民党的全面內戰。二十七年的反复探索、二十七年前仆后继的奋斗,直到到五星紅旗在天安门广場冉冉升起,终于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開创了中华民族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新時代,中國人飽受屈辱、任人擺布的歷史一去不復返。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第一阶段“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对于这一段历史,大家太熟悉了,笔者就不在此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