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困境及破解*2018年4期*

作者:佚名

    【摘要】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球重要会议上多次倡导并阐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为解决一系列国际问题提出了中国方案、贡献了中国智慧。 课题组分析了国际社会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四个维度的高度评价” ,探讨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面临的“五个方面挑战”,提出了六项对策建议,以期对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全球落地生根有所裨益。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球重要会议上多次倡导并阐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同。 2017 年联合国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纳入多项决议、 2018 年达沃斯将“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 确定为论坛主题。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为“为焦虑的世界注入了信心” “擘画了亚洲乃至世界发展的光明未来” 。
    一、国际社会从“四个维度” 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给予高度评价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蕴含“全人类共同价值”。 “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共同的价值追求;应对气候变化、环境恶化、全球卫生、恐怖主义、核战争等全球性问题,人类需要肩负起共同的责任;建立一个消除战争与冲突、实现普遍繁荣发展的人类社会, 符合全人类的共同利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反映了中外优秀文化和全人类共同的价
值追求。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发展的进化论”。 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 ,不同文明、不同宗教信仰、不同社会制度、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是一个相互依存的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摒弃丛林法则、不搞强权独霸、超越零和博弈, 既承认人类共同利益是客观存在的,又承认各国国情的复杂性多样性,接受各国利益的差别性和不平衡性,是对当前世界大
国单边保守主义的纠偏,成为多边主义的重要支撑,为新时代的全球治理提供了新思维和新模式。“这实质上是发展的进化论, 建立在现实基础上, 也必将促进未来实践的发展” “擘画了亚洲乃至世界发展的光明未来” 。
    (三)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为焦虑的世界注入了信心”。 粮食安全、资源短缺、气候变化、网络攻击、人口爆炸、环境污染、疾病流行、跨国犯罪、恐怖主义威胁等全球性问题层出不穷,对国际秩序和人类生存构成严峻挑战, 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回答了人类社会抉择的时代之问,“为焦虑的世界注入了信心”。
   (四) “一带一路” 体现了中国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务实行动。 “一带一路” 倡议体现了中国新的大国观、发展观和国际秩序观,其发展战略对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畅通、货币2流通、民心相通等核心要素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标志性实践。
    二、正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面临的“五个方面挑战”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本身存在难以逾越的羁绊。 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涵盖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生态等多个领域, 各国在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社会经济发展水平、 文化宗教等领域内的巨大多样性和差异性,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难以逾越的羁绊。
    (二)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产生对抗、消极和防范心理。 美国不愿因共同体思想削弱其全球主导地位和霸权优势,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产生对抗和排斥心理。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虽因受益于全球合作有心在政治、经济等领域助力命运共同体建设,但在安全、减贫等国际责任承担上缺乏主动性。弱国、小国怕对中国过度依赖,怕受大国欺负,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怀有担忧、防范和戒备之心。中国周边部分国家因近年来领土争端及利益冲突,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引发“谁的命运”“谁的共同体”等质疑。
    (三)鼓吹中国共同体思想是古老朝贡制度的现代版本。 散布“中国威胁论”“中国傲慢论”,鼓吹中国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意在打造以自己为中心的全球秩序, “中国的强大将迫使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默默按照中国的方式行事” , 中国会再次通过朝贡制度来重建“天下秩序” , 是把古老的朝贡制度发展成为一个现代版本。
    (四)用“一带一路”中的个别项目受阻质疑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一带一路”倡议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重要实践,提出五年来以希腊比雷埃夫斯港、肯尼亚蒙内铁路等为代表的多数项目顺利实施,为沿线国家带来发展机遇。但也有极少部分项目存在风险、推进受阻甚至遭遇取消,以此个别项目受阻质疑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现实基础。
    (五)用“历史上共同体构想的失败”否定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古希腊的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到近代德国的康德、黑格尔和费尔巴哈乃至马克思恩格斯以及东方的哲学家,曾经从不同角度论述过人类社会的共同体问题;而欧盟的前身是上世纪 70 年代成立的欧洲共同体;冷战结束后多位国家领导人也曾经在不同场合提出过亚太地区共同体构想。由于这些共同体建设的倡议并没有获得成功,从而以此来否定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
   三、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在全球落地生根的六项建议
    (一)从法律视角夯实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法理基础”。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着眼于人类整体利益,是一个复合型、系统型的顶层设计,要从多主体、多层面、多领域、多疆域、多路径等视角,充分把握人类的整体利益及其相关性, 努力发掘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新内涵新需求, 研究太空、深海、极地等人类公域新领域新空间以及主权与人权的法理定位, 深度挖掘《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等制度文件中蕴涵的如“人类共同财产” 等法律制度,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夯实法理基础。
    (二)从源流视角探寻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理论渊源”。 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自由人联合体” 共同体思想的逻辑延续和当代发展的学理研究。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蕴涵的“天人合一”“和为贵” “和衷共济” 等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基因的研究。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和平发展道路、构建和谐世界等重要理念的一脉相承关系研究。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阐明内在逻辑关系的研究。向世界阐明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一以贯之的主张,是增进人类福祉的时代表达。
    (三)从发展视角阐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时代光芒”。 用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体现的共商共建共享理念的种种实践,积极回应国外学者的相应学术观点。加强新自由主义救世方案走向穷途末路的学理研究和实证阐释,加强“逆全球化”“美国优先”为代表的实用主义药方带来的全球治理模式差异及影响趋势研究,加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与“历史上共同体构想”的本质区别研究,反衬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时代魅力。
    (四)从内容视角回应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承载形式”。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通过实现经济发展共赢构建“人类利益共同体”,通过全球贫困治理构建“人类发展共同体”,通过互信协作构建“人类安全共同体”,通过多元文化共治构建“人类情感共同体”,通过生态环境治理构建“人类生命共同体”。从而破解全球面临的增长放缓、贫困积累、恐怖主义、疫病蔓延、地缘文化冲突、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实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的利益增进。
    (五) 从科技视角重视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技术支撑”。 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可以用数据和算法建立起信息的可靠性和交易的可靠性,从而改变了人类社会的信息基础和治理基础, 成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的重要技术支撑。
    (六)从实践视角展示“一带一路”建设的“现实样板”。 以“一带一路”沿线 65 个国家为现实样本, 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社会发育, 构建互利共赢、协同发展、情感共鸣、生态优美的命运共同体基本框架,形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示范区”。
    专家名单:
    何 伟 国家“万人计划” 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王 欢 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教授
    谢 菊 重庆市委党校决策咨询中心主任、教授
    王燕飞 重庆市委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副教授
    喻 中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常委、组织部长、教授